欢迎您来到!

两年前

当前位置 :主页 > 内裤女 >
两年前
* 来源 :http://www.f2f5.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2-05 02:51 * 浏览 :

商报记者走访大坪、杨家坪、观音桥等地发现,一个商圈附近往往开设了超过10家单店面积在200平方米以上的药房,且这些药房大多毗邻而开。

药房大规模开启多元化之路,则要追溯到大约两年前。随着桐君阁药房大幅扩充保健食品的品类,万和、鑫斛等一批知名民营药房也纷纷将中药饮片引入渠道。

那为什么会有上万家药房涉足多元化?“当时认为‘最好是这样’,现在变成了‘不得不这样’。”罗刚坦言,“一方面为了分摊经营压力,药房必须‘广撒网’,寻找更多盈利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培养渠道和消费习惯,只有消费者放下‘到药房只能买药’的观念,药房才能进一步通过多元化获利”。

“行业内有一个统计,药房非药品和药品的销售比例在3∶7时,可以达到盈利平衡点;一旦非药品的销售比例低于30%,就可能出现亏损。但是,多元化不能取代药房的独特性,药房要想提高销量,必须突出某一方面的独特属性。比如同仁堂的中药产品、鑫斛的金银花产品,都逐渐成为药房的标签。”卓创医药行业分析师赵镇表示。

“我们从2011年开始将母婴产品引入药房渠道,主要是在市内5家400平方米以上的大店销售。去年,我们还进一步将自主研发的中药饮片引入药房渠道。”万和药房常务副总经理李碧清告诉商报记者。

综合和平、桐君阁、万和、鑫斛几家主流药房提供的数据,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在重庆市场上的13000多家药房中,涉足多元化经营的已超过10000家。

“药房数量在过去10年并未出现明显增加,但几乎所有药房都在扩大规模。在有限的市场容量下,我们不得不将利润本就不高的药品让利促销。”鑫斛药房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告诉商报记者。

在他看来,药房唯有在多元化过程中打造出鲜明个性,才能在消费者心中树立起某一方面的专业或权威形象,这是打造渠道品牌的关键所在。而唯有建立在坚固的渠道品牌基础上,药房多元化尝试才能成功破解议价能力差、销量低迷等难题。

“药房大众化药品的毛利率一直稳定在2%~5%,相比其他商品,利润非常低,而且数十年来从未有过变化,这导致药房的收入数十年如一日。”罗刚表示,和平药房早年涉足多元化经营,是出于品牌和渠道发展方面的考虑。“当时我们考虑到,药房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如果能利用好这个渠道,为消费者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必将成为药房的一大竞争力。”罗刚说。

“因为药品的特殊性,消费者会更看重药房的规模,大药房比较容易让消费者安心。”上清寺桐君阁药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商报记者。

“药房要想扩大销量、提升业绩,就需要扩大店面规模。一旦扩大店面规模,又面临更多的成本投入,从而陷入‘规模换销量’的怪圈。”卓创医药行业分析师赵镇坦言,在这样的情况下,开辟新的经营项目、寻找新的盈利方向就成为必然。

罗刚告诉商报记者,和平药房目前仅在重庆市内就有1000多家连锁药房。

罗刚的说法得到了李碧清的认同。“药品销售的数量和利润几乎仍保持在10年前的水平,但近年来房租、人工成本不断攀升,一些商圈附近的药房租金在过去5年内上涨了3倍以上。”李碧清说。

“今年上半年,我们药房的运营成本较去年同期上涨了约30%。”一位不愿具名的重庆大型民营药房相关负责人称,“如何摆脱过去单纯依靠出售药品获取利润的单一经营模式,成为每家药房都在思考的问题,而多元化是大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目前,我们自主研发的凉茶和营养早餐以及代理的奶粉品牌,都已陆续进入药房渠道”。

重庆市食药监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999年,重庆有零售药店12000余家,其中90%是面积不过几平方米的单体药店。到2012年,尽管重庆的零售药店数量只增加了1000多家,但连锁率达到了90%。

“药房内销售的非药品销量有限,所以和厂商的议价能力比不上商超,并无成本优势。但为了吸引消费者,又不得不采取比商超更低的价格。以奶粉为例,一般情况下,卖一桶300元的奶粉我们只能赚5元。”万和药房常务副总经理李碧清说。

商报记者了解到,今年6月,国家九部委联合宣布婴幼儿奶粉将试行药店专柜销售。“这对药房多元化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为此,鑫斛部分药房开设了母婴专区,不仅卖奶粉,连婴幼儿添加的辅食、奶瓶、尿不湿等都有销售。”鑫斛药房相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重庆的连锁药店企业有43家,其中桐君阁、和平药房占据一半以上市场份额。早年发展得比较好的几千家民营连锁药店,随着时珍阁、双叶、麦克、全发四大民营药房的退市,早已不见踪影。”日信证券医药行业资深分析师陈国栋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旦尝试多元化,就意味着药房很容易变身杂货铺,从而使服务对象和竞争对象发生改变。但药店无论是实力还是渠道,都无法和大卖场相比。因此,药房多元化还是得回归本源,关注药与健康。”重庆医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郭绪忠告诉商报记者。

“目前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药店出售非药品,但两种商品必须分柜台摆放,且购买非药品不能使用医保卡。药房只要严格区分消费形式,就不算违规。”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多元化经营的道路上,药房应该如何破解非药品销量不大、利润不高的尴尬?

作为重庆药房的老字号,大约10年前,和平药房率先启动多元化经营策略,将米、油等百货类商品放到药房渠道销售,成为重庆药房多元化“首吃螃蟹者”。

最近有外地媒体报道称,医院药房由社会托管正在获得青睐,仅今年六七月以来,就有多家医院和地区决定启动医院药房托管业务。“重庆主城只有新成立的海扶医院一家在试水这种模式。操作模式是医院药房的所有权不变,但经营权委托给了重庆医药股份公司旗下的和平药房。”昨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商报记者,“主要是因为即便是一家中等医院,药品年销售额都普遍上亿元,很难有一家医药流通公司能拿出这么多钱去铺货和管理”。

“药房内非药品产品的毛利其实远低于药品,尤其是化妆品、食品、母婴用品。”重庆和平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刚坦言。

“除药品外,和平药房还经营医疗器械、保健器械、保健食品、药妆、中药饮品、奶粉、水、米、油等,商品品种在7000~8000种之间。”近日,重庆和平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刚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

重庆某三甲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商报记者,这种模式之所以未在重庆遍地开花,根本原因在于医院难舍药品“蛋糕”。

“两年前,为避免医保基金乱用,成都、武汉等地正式叫停了医保药店的非药品业务,包括重庆在内的各地医保部门也纷纷出台了定点药店售卖非药品禁令。但由于未直接禁止药房销售非药品,所以只要是用现金购买,这些非药品依然允许在药房渠道销售。”卓创医药行业分析师赵镇表示。

上一篇:但对方表示由于整个交易尚未完成 下一篇:没有了